杭州高新“乱战”局中局  吕俊坤能否Hold住?

2020-03-23 09:26 | 来源:电鳗快报 | 作者:李万钧 | [电鳗财经]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根据披露信息,被出售的控股子公司太阳高新2019年前三季度扭亏为盈,这与杭州高新2019年度全年巨亏的业绩表现形成鲜明对比。.........

        《电鳗快报》文/李万钧

        3月21日杭州高新(300478)一则出售子公司太阳高新股权的公告,强化了该公司当前的“乱战”格局:本次属于资产清理性质,此前该公司实控人变更,遭遇诉讼且账户被冻结,一众高管陆续辞职,员工持股平台减持,2019年断崖式巨亏,原控制方高兴集团及高长虹合计持有公司31.36%的股份被法院轮候冻结……接下来,新的实控人、作为“二股东”的吕俊坤能否hold住公司的发展方向?

        截至上周五收盘(3月20日)该公司总市值15.8亿元,站在未来的某个时点,我们可能会看到吕俊坤对杭州高新的“操作”,会成为A股市场廉价买壳的成功案例。

        底价出售子公司控制权或是让利。

        《电鳗快报》注意到,本次杭州高新“清理”的可是较为优质的资产。2020年3月19日杭州高新与杭州睿新电缆材料合伙企业(普通合伙)(简称“杭州睿新”)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拟以人民币3040.60万元将其持有的福建南平太阳高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太阳高新”)51%股权转让给杭州睿新,交易完成后,杭州高新不再持有太阳高新的股权。

        根据披露信息,被出售的控股子公司太阳高新2019年前三季度扭亏为盈,这与杭州高新2019年度全年巨亏的业绩表现形成鲜明对比。从主要财务指标看,太阳高新截至2019年三季度总资产10亿元,所有者权益6.22亿元,营业收入从2018年全年的1.3亿元攀升到1.9亿元,净利润339.34万元,而2018年该公司尚亏损114.26万元。

        从经营角度看,这家控股子公司并不会给杭州高新带来困扰,反而能带来利润。不过,现在还是要折价出售。

        根据意坤元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以2019年11月30日为评估基准日太阳高新51%股权的评估值,评估价值为3149.23万元。因太阳高新2019年12月、2020年1月的经营亏损,双方最终同意将本次股权转让总价款确定为3040.60万元。这笔资金将增加杭州高新的运营资金,对亏损趋势中的杭州高新来说是个好消息。

        2019年将断崖式亏损2.82亿元。

        根据杭州高新披露的业绩快报,该公司预计2019年实现营业收入6.97亿元,同比下降18.28%;利润总额-2.98亿元,同比下降1690.3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82亿元,同比下降1433.49%。而2018年杭州高新尚处在盈利状态,实现营业总收入8.53亿元,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17.95万元。

        出现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因为杭州高新2019年同期合并报表范围包含了杭州奥能电源设备有限公司2018年1-11月的营业收入,公司募投项目的折旧费用较大且计提了较大金额的预计负债和坏账准备。

        同时,业绩亏损导致资产“缩水”。杭州高新业绩快报披露,去年总资产为8.23亿元,较报告期初下降25.9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所有者权益为2.66亿元,较期初下降52.34%。

        高管陆续辞职,员工持股平台减持公司股份。

        3月18日,杭州高新披露公告,公司董事会收到副总经理朱忠华的书面辞职申请;3月19日,公司董事会收到董事许广彬的书面辞职申请。上述2人任职届满期限为2020年11月12日,均是提前8个月主动离职。而此前更早的2019年11月份,该公司财务总监缪勇刚就已经提出书面辞职。

        离职时,缪勇刚通过杭州天眼投资有限公司间接持有杭州高新股份12.825万股,朱忠华先生通过杭州天眼投资有限公司间接持有杭州高新股份256500股。2人承诺在离任半年内,不转让所持有的公司股份。

        杭州天眼投资有限公司(简称“天眼投资”)是杭州高新的员工持股平台,根据2019年5月信息披露,天眼投资拟以集合竞价及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380万股,减持比例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3%。截至减持期届满,天眼投资共减持杭州高新197.67万股股份,合计减持比例1.56%,对杭州高新的持股比例由5.4%下降至3.84%,尽管没有达到此前披露的减持上限,但低于5%的持股红线,未来减持将不再进行公告。

        另一家持股5%股东拟全部减持,如今尚在减持期。

        根据披露,2020年1月14日至2020年7月13日,杭州高新持股5%的股东南靖互兴树湾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简称“南靖互兴”)拟减持,该公司持有杭州高新无限售条件的股份633.365万股,占公司股份总数的5%,拟减持数量不超过所持股份,即减持上限为清仓。其中,以集中竞价方式进行减持的,在任意连续九十个自然日内减持股份的总数将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1%;若通过大宗交易方式进行减持的,在任意连续九十个自然日内减持股份的总数将不超过公司总股本的2%。

        杭州高新及原控股股东涉诉未决,31.36%股份去向或将左右杭州高新动向。

        其一,黄素凤因《借款合同》纠纷起诉杭州高新,要求判令杭州高新(被告一)归还借款本金人民币2507.9万元整;并以2507.9万元为基数,按月利率2%的标准支付自2019年8月13日起至实际清偿之日止的逾期利息。同时,原控股股东高兴控股集团、原实控人高长虹,及杭州双溪旅游、杭州临安东天目山旅游也成为被告。该案将在杭州市余杭区人民法院审理。

        其二,杭州高新股东高兴控股集团及高长虹持有的公司股票被轮候冻结,两者合计持股比例高达31.36%。上海海通证券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因借款合同纠纷向上海金融法院起诉高兴集团和高长虹并申请财产保全;浙江物产中大联合金融服务有限公司因借款合同纠纷向杭州市上城区人民法院起诉高兴集团和高长虹并申请财产保全。

        目前,高兴集团共持有杭州高新股份3875.998万股,占公司股本总额的30.60%;高长虹先生共持有公司股份95.807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76%。

        未来,尽管高兴集团和高长虹所持杭州高新31.36%股份的去向不好确定,但根据此前协议,该等股份的表决权已经有条件放弃,换言之,新接手股东需要承继相关承诺,不享有表决权。

        吕俊坤对杭州高新控制股份比例上升至24%,低价玩转A股上市公司。

        截至上周五(3月20日)收盘,杭州高新总市值15.8亿元,收盘价12.48元,如此市值规模,可谓袖珍型上市公司。按此计算,吕俊坤控制的市值规模为3.79亿元。

        吕俊坤通过中国双帆投资控股集团(香港)有限公司(简称“双帆投资”)和万人中盈(厦门)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控制杭州高新2533.365万股,占该公司总股本的20%。2019年12月11日至2020年3月16日期间,吕俊坤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方式累计增持公司股份506.692万股,增持比例占公司总股本的4%。至此,对杭州高新的合计持股比例达到24%。

        吕俊坤实现对杭州高新的控制方案是这样的:受让小股东控制权、向控制方借款解决债务、控制方协议放弃控制权。代价小,有技巧。

        2019年9月18日,吕俊坤与高长虹、楼永富签订《股权转让协议》,受让高长虹、楼永富所持双帆投资的50.99%股权。双帆投资持有杭州高新15%股份。

        2019年9月29日,高兴集团、高长虹与吕俊坤、万人中盈签订《表决权放弃及相关承诺协议》,高兴集团和高长虹无条件且不可撤销地放弃其持有所有的杭州高新股份对应的表决权,亦不委托任何其他方行使该等股份的表决权,非经万人中盈和吕俊坤书面同意,不得恢复上述表决权的行使。吕俊坤和万人中盈承诺向高长虹出借15265万元资金,用于归还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本金余额。

        根据当时约定,吕俊坤要通过二级市场买入杭州高新不低于5%、不高于9.99%的股份,如今离增持下限还有1%空间。

        然而,原控制方高兴集团和高长虹合计持有且被轮候冻结的杭州高新31.36%股份,其去向至关重要,吕俊坤要想为杭州高新下一步资本运作清除障碍,势必要解决这个难题。但不拿出真金白银来,是难以解决问题的。

        杭州高新将走向何方?《电鳗快报》将保持持续关注。

电鳗快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电鳗快报2013-2020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电鳗快报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