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生国健IPO:关联服务费陡增800万元疑输送利益 经营指标恶化仍靠一款产品“打天下”

2020-06-01 07:33 | 来源:电鳗快报 | 作者:李炳瑶 | [电鳗财经]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电鳗财经》注意到,2018年,三生国健向关联方浙江万晟支付的服务费陡增近800万元,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该公司对此没有做进一步详细解释。............

        《电鳗财经》文 / 李炳瑶

        近日,三生国健药业(上海)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三生国健)科创板IPO成功过会。财报显示,三生国健是一家专业从事抗体药物研发、生产和销售的创新型生物医药企业。2019年10月31日,上海证券交易所受理了三生国健的首发上市申请,使其成为了科创板的拟上市公司。

        在阅读该公司提交的上市资料时,《电鳗财经》注意到,2018年,三生国健向关联方浙江万晟支付的服务费陡增近800万元,是否存在利益输送?该公司对此没有做进一步详细解释。

        另外,三生国健将净利润连年下滑归罪于研发投入多,然而,我们注意到,总体上,该公司的研发人员的学历还没有生产人员的学历高。

        最后,我们了解到,三生国健的一些经营指标在恶化,而更让人担心的是该公司目前仍然以一款产品“打天下”。

向关联方支付服务费陡增近800万元 是否存在利益输送?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7年和2018年,三生国健接受关联方提供服务的金额分别为1207.32万元和1177.85万元。其中,两笔最大的关联服务费是支付给浙江万晟和澳曦科技,2017年向澳曦科技支付服务费用831.71万元,2018年向浙江万晟支付服务费用1019.98万元。

        对于在2017年向澳曦科技支付巨额服务费的原因,三生国健在回复监管部门的问询时表示,“市场推广费用具体构成包括会议及业务招待费、企划宣传费、咨询服务费。其中,会议及业务招待费的主要支付对象是为公司在全国各地召开学术研讨会、医院科室推广会提供会务服务的会议中心、酒店、旅行社等;企划宣传费用的主要支付对象是印刷公司、广告设计公司等;咨询服务费支付对象主要系2017年益友通平台项目进行开发的关联方上海澳曦科技信息咨询公司。”

        同时,三生国健也披露了浙江万晟为发行人提供的服务:2017年和2018年发行人委托浙江万晟进行银屑病适应症相关的市场推广及销售,具体包括市场调研开拓、产品推介、企业形象与公关策划、会务服务、及其他咨询推广服务等。

        《电鳗财经》注意到,2018年,三生国健支付给浙江万晟的服务费从2017年的231.91万元增长到了2018年的1019.98万元,足足增长了近800多万元,增长了约340%。

        另外,我们注意到,2018年,三生国健的企划宣传费和咨询服务费两项加起来总共才700万元,而对浙江万晟一家的关联交易服务费用就超过1000万元。这1000多万元的服务费可能全部来自会议及业务招待费,但是三生国健在招股书以及回复监管部门问询时没有做详细披露。

        因此,让人不得不怀疑,2018年三生国健支付给浙江万晟的服务费突然大幅增长了340%,而且,大部分费用很可能是以会议及业务招待费的形式付给浙江万晟,这些费用是否合理?是否存在比较隐蔽的利益输送?三生国健应该在回复函中做进一步的详细披露。

        此后,三生国健就此问题回复了《电鳗财经》,该公司表示,公司于2017年和2018年委托浙江万晟进行银屑病适应症相关的市场推广及销售,具体包括市场调研开拓、产品推介、企业形象与公关策划、会务服务、及其他咨询推广服务等,就该等服务,公司于2017年、2018年分别向浙江万晟支付231.91 万元、1019.98万元的服务费。

        浙江万晟自身亦拥有多款皮肤科产品(如蔓迪,治疗脱发外用药),拥有覆盖皮肤科的营销团队,公司基于益赛普销售的商业推广需求委托浙江万晟进行银屑病适应症相关的市场推广及销售,具备合理性和必要性。

        报告期内,公司与浙江万晟之间的关联交易金额较小,交易价格为浙江万晟推广的终端销售额*固定的费率,上述费率由公司参考自身进行市场推广的费率确定,与公司同期实际发生的市场推广费率大致相当。公司与浙江万晟之间的关联交易价格与市场同类服务价格不存在重大差异,关联交易定价公允,不存在关联方替公司支付学术推广费或其他费用的情形,不存在商业贿赂、利益输送或其他利益安排。

        因浙江万晟市场推广及销售的情况不及预期,2019年至今,公司未再委托浙江万晟进行市场推广及销售,双方也未再签署相关合同,公司未来亦不会再委托浙江万晟进行市场推广及销售,公司与浙江万晟之间的关联交易不具有持续性。

        综上,公司委托浙江万晟进行银屑病适应症相关的市场推广及销售具有合理性、必要性;该等关联交易定价公允,不存在商业贿赂、利益输送或其他利益安排。

净利润连年下滑归罪于研发投入多?

        除了以上关联交易让人生疑外,三生国健近年来的业绩增长也出现了颓势。招股书显示,2017年至2019年(以下称报告期),该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1.03亿元、11.42亿元及11.78亿元,营收增长率分别为14.78%、3.52%及3.08%;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89亿元、3.70亿元及2.29亿元。

        对于净利润持续下滑,三生国健表示,公司净利润下滑主要是受研发费用大幅增长等影响。财务数据显示,报告期内,该公司研发费用分别为1.22亿元、1.99亿元及2.79亿元,占其营收比例分别为11.08%、17.40%及23.69%。

        对于研发费用的大幅增长,三生国健表示,公司研发费用的增长与在研管线的变动及各研发项目的阶段相关具备合理性。究其原因,该公司2019年度研发费用为2.79亿元,研发费用率为23.69%,较2018年全年研发费用率17.40%上升6.29%,主要系公司在研管线不断推进所致。

        事实上,除了研发费用率增长快外,三生国健的研发费用率还远高于同行企业均值。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同行上市公司研发费用率平均值分别为9.70%、12.10%及10.35%。

研发费用率高,但研发人员学历低

        由此可见,三生国健的研发费用率居行业前列,而且,作为一家创新型生物医药制造企业,该公司的员工学历水平普遍较高,但是,2019年的数据显示,该公司员工的学历构成不寻常,生产人员的学历似乎高于部分研发人员,实属罕见。

        据招股书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三生国健共有1360名员工。按专业结构区分,管理人员为93人、研发人员为261人、营销人员为641人、生产人员为339人、财务人员为26人,管理人员、研发人员和生产人员合计693人。

        按员工学历结构区分,本科以上学历有179人,本科学历有589人,大专学历有434人、中专及以下学历有158人,本科及本科以上学历人员合计有768人,已经明显超过了管理人员、研发人员和生产人员的合计总人数693人。

        也就是说,三生国健的管理人员、研发人员和生产人员,完全可以由本科及本科以上学历的人员构成。

        然而,在单看研发人员的学历情况:据招股书披露,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三生国健的研发人员共有261人。按研发人员学历构成区分,本科以上学历有121人、本科学历有98人、大专学历有23人、中专及以下学历有19人,其中本科及本科以上学历员工合计有219人,占期末研发人员总数之比为83.91%。也就是说,另外有42人,占比为16.09%的研发人员,学历低于本科。

        如果简单一点儿说,一家产品的技术含量与其研发能力有直接的关系,而三生国健的研发人员的学历如此参差不齐,让人不得不怀疑该公司的科创能力。

        三生国健在回复《电鳗财经》时表示,药品研发是复杂而长期的系统工程,需要不同的学历和专业背景的员工分工协作,因此公司会根据不同的分工来匹配对应的员工。总体上公司研发人员以本科及以上学历为主(占80%以上)。

应收账款周转情况恶化

        研发费用率居高,净利润持续下滑,然而最让三生国健头疼的是其应收账款周转情况的恶化。

        据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该三生国健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4.59亿元、5.34亿元及2.88亿元,同期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39次/年、2.30次/年及2.86次/年,整体呈现下滑态势。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三生国健表示,2017年和2018年,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有所下滑的原因主要是:第一,2017年益赛普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大幅提高该药品的可及性,随即益赛普陆续进入多个省份医保,促进了其在对应省份的新增客户及现有客户的销售量,导致期末应收账款余额相应增加。

        其次,2017年以来为应对医保政策变化带来的市场机遇及变化,三生国健加大对终端医院的布局,提升益赛普的终端覆盖度,配送商配送需求及压力相应增加,回款速度有所减缓。同时,在国家两票制全面实施的政策背景下,医药流通龙头企业凭借终端覆盖广度大、物流运输网络完善等竞争优势占据更多的存量市场份额。而公司下游客户主要为大型优质医药商业公司,客户资信良好,因此该公司适当放宽了信用期,由此导致2017年、2018年应收账款周转率下降。2019年,三生国健的应收账款周转率比2018年上升至2.86次/年。

        三生国健在回复《电鳗财经》时表示,2017及2018年度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其原因为:2017年公司产品益赛普纳入国家医保目录,大大提高了该药品的可及性,随即益赛普陆续进入多个省份医保,促进了其在对应省份的新增客户及现有客户的销售量导致期末应收账款余额相应增加。

只靠一款产品“打天下”?

        此外,令人担忧的是,就在一些经营指标变坏的情况下,三生国健目前竟然只靠一款产品打天下,该公司只有一款主打产品——益赛普,益赛普制剂产品和原液产品为公司主业收入来源。其中,益赛普制剂产品销售收入占比超过99.8%,报告期其产能利用率最高为71.6%,今年上半年降至50.29%。

        报告期内,三生国健的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自其自研上市的抗体类药物“重组人II型肿瘤坏死因子受体-抗体融合蛋白”(商品名:益赛普)(注:属于TNF-α抑制剂药物),相应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0.94亿元、11.28亿元和11.62亿元,占当期营业收入之比分别高达99.15%、98.73%和98.71%,虽然占比略有下降,但是仍然难改公司收入严重依赖单一产品的现实。2019年,公司另一款自研的抗体类药物“重组抗CD25人源化单克隆抗体注射液”(商品名:健尼哌)刚刚上市,当期仅新增了190.23万元的收入,营收占比微乎其微。

        三生国健在回复《电鳗财经》时表示,目前,国内生物制剂在类风湿关节炎和强直性脊柱炎的渗透率相较欧美市场渗透率处于较低水平,随着未来医保进一步覆盖和市场下沉,竞品加入也将有助于共同影响医生及患者群体关于生物制剂整体治疗的用药观念,有望进一步提升生物制剂整体的市场渗透率、加大整体行业规模。为益赛普的持续增长提供保障。另一方面公司也在逐步加大对基层医疗机构的学术推广力度,2016年至2019年已累计覆盖1,700余家一级医院及其他医疗机构。未来,公司也将根据自身国际业务布局规划,积极推动益赛普等在内的产品在海外市场的注册上市,成为一家惠及中国、面向全球的创新型治疗性抗体药物公司。同时,公司未来持续盈利受到包括行业相关政策、市场竞争程度、上市产品(益赛普、健尼哌等)销售情况、在研产品研发进展等因素的共同驱动,公司将通过现有产品的持续发力及在研管线的陆续上市及商业化保持持续盈利能力。

        此外,《电鳗财经》注意到,目前三生国健主要采用专业化学术推广模式销售产品,报告期内公司来自于该模式下的销售收入占比超过98%。

        然而,在此模式主导下,三生国健的销售费用率有点儿高。近三年,该公司的销售费用率平均为33.46%,为研发费用率平均值的1.86倍。其中,值得注意到的是,去年其市场推广费达到2.06亿元,占当期营收18%,相当于日均支出56.36万元。

电鳗快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电鳗快报2013-2020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电鳗快报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