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盛智科IPO:低价销售疑利益输送 增长停滞未来路在何方

2020-06-04 08:54 | 来源:电鳗快报 | 作者:李炳瑶 | [电鳗财经]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在了解该公司的资料时,《电鳗财经》注意到,国盛智科关联交易频繁,尽管该公司为规避监管而进行了一系列“操作”,但仍在过去几年中疑似通过关联交易向关联方输送利益...

        《电鳗财经》文 / 李炳瑶

        近日,南通国盛智能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盛智科)IPO成功过会。招股说明书显示,国盛智科的主营业务为数控机床、以机床设备为主的精密钣焊产品和精密机床铸件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在了解该公司的资料时,《电鳗财经》注意到,国盛智科关联交易频繁,尽管该公司为规避监管而进行了一系列“操作”,但仍在过去几年中疑似通过关联交易向关联方输送利益近150万元。

        此外,从2019年的业绩情况来看,国盛智科的营业收入和净利润似乎已经停止增长,而且更值得注意的是,该公司在几版招股书中披露的净利润数据被改来改去,犹如“过家家”,这其中是否存在一些“猫腻”?而且,值得怀疑的是,在行业整体毛利率一路下滑的情况下,该公司的毛利率却能逆势上升,实属不易。

        总的来看,我国机床行业企业的日子并不好过,行业龙头老二昆明机床已经退市,而行业龙头老大沈阳机床正在退市的路上,作为新晋企业的国盛智科未来路在何方?

        疑似通过关联交易向关联方输送利益近150万元

        招股说明书显示,2016年、2017年和2018年和2019年1-6月份(以下简称:报告期内),国盛智科的营收分别为4.06亿元,5.86亿元,7.44亿元,3.36亿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5764.84万元,9308.49万元、9553.52万元,4139.68万元。

        《电鳗财经》从该公司提供的关联销售数据中了解到,国盛智科与关联公司的关联交易频繁且部分交易单价有失公允。尽管国盛智科曾监管部门解释了一些关联销售数据的合理性,但这仍难掩盖该公司通过销售向关联公司输送利益的嫌疑。

        招股说明书披露,发行人国盛智科实际控制人潘卫国因看好中谷科技创始人团队在电火花机及小孔机领域专业能力,作为财务投资者与闫伟等人于2002年12月共同出资设立中谷科技。中谷科技与国盛智科同处机床行业,为避免中谷科技与国盛智科潜在的同业竞争,国盛智科与中谷科技原股东闫伟、闫嘉蓓、朱亚东、冯署等于2016年4月共同成立苏州中谷实业有限公司,以承继中谷科技的人员和经营性业务。中谷实业成立后,中谷科技将原有的人员、业务转移至中谷实业,中谷科技仅保留房产土地,不再从事任何与机床设备、钣金件及铸件生产有关的业务。

        然而,在此之前的2014年和2015年,国盛智科对中谷科技的销售普遍价格低于非关联方交易均价。

        从以上数字可以得出,2014年,通过低价销售,疑似向关联公司中谷科技输送利益近100万元,2015年疑似输送利益20万元。2014年和2015年两年疑似输送利益合计120万元。

        事实上,2016年4月中谷实业继承了中谷科技的人员和经营性业务后,这种通过关联交易输送利益的情形似乎没有停止。2016年和2017年上半年,国盛智科向中谷实业的销售单价仍然大幅低于非关联方交易均价。

        从以上数据可以得出,变更为中谷实业后,国盛智科疑似通过关联销售向该公司输送利益25.9万元。

        此外,《电鳗财经》还发现,国盛智科疑似向另一家关联公司南通胜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南通胜威)输送利益。招股书显示,南通胜威成立于2004年,现股东为潘阳、刘华等2名自然人,主要从事机床设备及配件的生产和销售。目前潘阳持有发行人控股子公司国盛铸造17.00%的股权。国盛铸造与南通胜威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于2004年开始合作,国盛铸造向其供应精密机床铸件。

        财务数据显示,2014年至2017年1-6月,国盛智科向南通胜威销售的精密铸件分别达到182.75万元、165.92万元、114.36万元和39.48万元。这期间的关联交易单价全部低于非关联方交易价格。

        由以上数据可以得出,2014年至2017年上半年,国盛智科通过关联销售疑似向南通胜威输送利益35.9万元。

        净利润停止不前 数据修改犹如“过家家”

        招股说明书显示,国盛智科2017年和2018年的营业收入分别为5.86亿元、7.44亿元,同期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9308.49万元、9553.52万元。由此可见,国盛智科2017年及2018年公司业绩基本停滞不前。而且,2019年该公司的营收和净利甚至出现了下降,国盛智科2019年度未经审计但已经审阅的主要财务数据显示,国盛智科2019年营业收入为6.65亿元,同比下降10.70%;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8428.98万元,同比下降11.77%。

        事实上,除了业绩出现下降外,国盛智科的净利润数据改来改去,犹如“过家家”。5次冲刺IPO,国盛智科一共提交了5版招股书。在5版招股书中,该公司2016年的净利润数据被修改过2次,因此其2016年净利数据出现了3个不同的版本。在2017年4月6日报送的第一版招股书中,国盛智科2016年净利润为6740.37万元。而之后2017年9月27日报送的第二版招股书中,该公司2016年净利润为6643.00万元,较前版少97.37万元。

        此后,在2019年3月28日报送的第三版招股书以及2019年11月5日和2020年4月20日披露的2版科创板招股书显示,该公司2016年净利润为5733.66万元,较上一版再少909.34万元。那么,2016年该公司的净利润到底是多少?

        行业毛利率持续下滑 国盛智科还能撑多久?

        《电鳗财经》注意到,国盛智科的毛利率显著高于同行,且在同行业毛利率下滑的时候,该公司的毛利率却逆势而上。招股书披露,报告期内,国盛智科数控机床毛利率分别为30.43%、28.59%、28.73%、28.83%,同行可比公司该产品的毛利率平均数分别为27.81%、26.35%、24.86%、20.94%。具体分析,报告期内,同行公司海天精工的毛利率分别为25.47%、24.79%、23.51%、21.21%,国盛智科毛利率高出海天精工不少,然而,2019年海天精工的营业收入11.65亿,远超国盛智科的6.65亿元,这又如何解释?

        另一方面,从以上毛利率数据也能看出,我国机床的利润总体下滑。根据国家机床工具工业协会和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我国金属切削机床销量自2014年达到顶峰后,便开始逐年下降,从2017年至2019年总共下滑了46.80%,而且下降趋势仍在延续。销量下滑倒逼产量缩减,金属切削机床总产量也从2016年的78.30万台下降至2018年的49.00万台。

        事实上,机床的产销量下滑与我国传统工业的产能过剩有着紧密的联系。我国传统工业,如:钢铁、老式机械等传统重工业产能过剩严重,对机床的需求开始减少,机床的销量也随之下降。

        另外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我国数控机床行业存在明显的供需矛盾,主要体现在低档数控机床的产能过剩而高档数控机床的供应不足的事实。目前我国中低档数控机床已基本能够满足市场需求,但是高档数控机床仍依赖进口,主要是因为数控机床产业环境、技术水平仍与先进国家存在较大差距,导致国产高档数控机床、智能自动化生产线在产品性能、品质方面竞争力整体不足。据海关总署统计,2018年我国进口机床数量增至1.40万台,以中高档加工中心等为主,进口总额33.79亿美元。

        行业“老大”挣扎在退市边缘 国盛智科又能好到哪儿去?

        招股说明书显示,国盛智科擅长的是金属切削机床领域,而该领域竞争激烈,就连行业龙头的日子也不好过,根据我国机床工具工业协会的数据显示,2018年我国金属切削机床消费额为181.1亿美元,金属切削机床年收入最高的10家上市公司中,其总体机床业务部分的营收仅占比为10.39%,其中行业龙头沈阳机床的市场占有率也仅为3.56%,排在第二名的昆明机床已经退市,而沈阳机床也已经走到了退市的边缘。在如此环境下,国盛智科的上市让人不得不少了几分期许。

        而且,在A股市场之外,台湾的机床企业亚崴机电和在香港上市的友佳国际也在业绩不佳的泥潭中挣扎,而其股价更是屡创新低。新上市的国盛智科能否创造奇迹?让我们拭目以待。

        目前,国盛智科比较好的方面是该公司的现金流较好且毛利率低于同行,然而上市之后这两项优势还能否存在?退一步讲,该公司就算还能维持这两项优势,但单凭毛利率和现金流方面的优势,国盛智科是否能够改变市场对行业的弱势定价?而且,行业中“老大”沈阳机床仍挣扎在退市边缘,而行业“老二”昆明机床已经退市,我们怀疑上市后国盛智科又能好到哪儿去?

电鳗快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电鳗快报2013-2020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电鳗快报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