翔丰华IPO惊现五大病痛 条条都是“灭顶之灾”

2020-09-15 07:43 | 来源:电鳗快报 | 作者:高伟 | [电鳗财经]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应收账款占营收6成,30笔长期未收回。2014年至2019年各期末,翔丰华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6519.59万元、9243.79万元、12,227.85万元、24,044.61万元、25,...

        《电鳗快报》文/高伟

        近日,深圳市翔丰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翔丰华,代码:300890.SZ)发布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网上摇号中签结果公告,这家公司距离真正上市只差临门一脚了。 经《电鳗快报》调查发现,翔丰华此次IPO可谓有五大伤痛,并且每条伤痛足能让这家公司“卧床不起”。

        针对招股书存在的诸多疑点,《电鳗快报》向公司发去了求证函,但至今公司闭口不言。

        病痛之一:资金链危机 IPO只为“补窟窿”

        据《电鳗快报》观察,翔丰华资金不足,截至2018年底,公司货币资金为0.46亿元,较上年底的1.07亿元减少0.61亿元,而短期借款为0.64亿元,较上年底的900万元暴增6.16倍。2016年至2018年,翔丰华的经营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072.07万元、-1.10亿元、-5501.38万元。同期,公司投资现金流分别为-4129.94万元、-1.31亿元、-2326.82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应收账款占营收6成,30笔长期未收回。2014年至2019年各期末,翔丰华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6519.59万元、9243.79万元、12,227.85万元、24,044.61万元、25,899.98万元和46,142.80万元。同期,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6144.84万元、8326.68万元、10,742.20万元、21,735.60万元、22,709.45万元和40,314.34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80.05%、63.99%、45.39%、59.92%、37.88%和62.45%。

        2017年末、2018年末及2019年末,翔丰华逾期应收账款的账面余额分别为13,354.71万元、15,934.88万元及23,505.92万元,占各期应收账款余额比例分别为55.53%、61.52%及50.94%,坏账准备金额分别为2309.01万元、3190.53万元、5828.47万元。招股书披露,翔丰华长期未收回的应收账款共有30笔,翔丰华对其中13笔采取了司法催款措施,但7笔执行未果。其中,翔丰华对2017年第二大应收账款客户河南捷源盛于2019年末全额计提坏账准备1625.00万元。捷源盛因涉及合同纠纷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根据河南省新乡市牧野区人民法院2020年5月15日公告[(2020)豫0711破1号],该法院受理捷源盛破产清算一案。

        在负债方面,公司短期借款增长迅猛。2014年至2019年各期末,翔丰华的负债合计3443.35万元、11,739.23万元、15,382.36万元、28,555.14万元、55,434.34万元和51,656.36万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3323.35万元、9758.32万元、12,109.44万元、23,560.78万元、50,225.21万元和47,042.82万元。2014年至2019年末,公司短期借款分别为674.32万元、2130.40万元、1590.66万元、900.00万元、6445.69万元和8000万元,增长迅猛,占负债总额的比重分别为19.58%、18.15%、10.34%、3.15%、11.63%和15.49%。

        2014年至2019年末,公司资产负债率分别是36.57%、58.13%、46.70%、34.95%、48.31%和44.10%。

        市场质疑,翔丰华此次选择急于上市,目的是融资后能补补资金上的“窟窿”。可是,这并不能解决公司撑起的资金链危机。

        病痛之二:供应商真实性存疑 采购数据或造假

        《电鳗快报》注意到,翔丰华的前十大供应商中,郑州兴然新材料有限公司(简称郑州兴然)有些可疑。

        在2017年9月21日翔丰华首次申报披露的招股书中,郑州兴然未出现在2016年前五大供应商名单中,当时第五大供应商为郴州杉杉,采购金额为800.75万元。但2018年12月18日翔丰华更新的招股书中,公司2016年向郑州兴然采购的金额为956.52万元,向其关联方新密天源采购362.01万元,二者合计为1318.53万元,位列翔丰华第五大供应商。郴州杉杉是公司第六大供应商,当年采购额为861.90万元。前后两份招股书对供应商披露出现如此大变化,令人疑惑。另外天眼查披露的郑州兴然成立于2016年,2016年年报显示公司员工总数为16人,资产总额313.35万元,营业收入475.88万元,纳税总额10.03万元,净利润为-187.05万元。

        郑州兴然2016年营业收入只有475.88万元,而翔丰华向其采购达到956.52万元,令人不解。

        实际上,发审委也注意到了翔丰华供应商的相关问题,在反馈意见中要求公司补充说明上述公开信息与公司披露的2016年向该公司采购956.52万元差异较大的原因,郑州兴然2016年注册成立即成为当年第五大供应商的原因等问题。

        不过在此后的各版招股书中,翔丰华均未回复上述问题。

        病痛之三:对关联交易遮遮掩掩

        2016年9月30日,上市公司跃岭股份(002725.SZ)曾计划收购翔丰华100%股权,但在停牌数月后,收购计划于2017年1月终止。不过翔丰华与跃岭股份的交集并没有随着收购终止而中断。招股书显示,跃岭股份的董事长林仙明,和翔丰华实控人周鹏伟的配偶王健蕾,均为致格电池股东,分别持股8.10%和4.34%,王健蕾还曾在致格电池担任高级管理人员。

        《电鳗快报》发现,2014年致格电池曾是翔丰华第五大客户,翔丰华2014年至2016年对其销售金额为262.45万元、257.16万元、3.7万元,直到2016年之后销售才中断。另外,致格电池的另一名股东雷祖云(持股5.73%),在2015年入股翔丰华并担任监事会主席,2017年辞职并将其持有256.50万股的翔丰华股份0元转让给女儿雷萍。而雷祖云实际控制、持股77.04%的福建恒基建设股份有限公司,在2015年至2018年承接的翔丰华工程建设,价格分别为772.72万元、2746.43万元、2975.95万元、5244.48万元和3778.38万元,合计约为1.55亿元。

        天眼查显示,2016年8月恒基建设因一桩买卖合同纠纷全部未履行,被福建当地列入失信人名单。近年来这家公司涉及的法律诉讼也达到20多起,包括建设工程施工合同纠纷、买卖合同纠纷等。

        公司缘何对上述关联交易遮遮掩掩?

        病痛之四:公司股东多达19家 融资客让公司股权不稳

        《电鳗快报》注意到,2016年9月30日,上市公司跃岭股份曾计划收购翔丰华100%股权,但在停牌数月后,收购计划于2017年1月终止。虽然“被上市公司收购”的计划终止了,翔丰华却打起了“独自上市”的主意。2017年10月,翔丰华开始独立闯关IPO。但2018年3月,翔丰华终止审查撤回申请材料,第一次申请上市的尝试宣告流产。

        截至本次招股书签署日,周鹏伟持有翔丰华1562.08万股,占总股本的20.8278%;钟英浩持有翔丰华643.96万股,占总股本的8.5862%。两人合计持股29.4140%。本次发行成功后,周鹏伟的持股比例将降至15.6208%,钟英浩的持股比例将降至6.4397%;两人合计持股比例降至22.06%。

        截至目前,翔丰华的股东多达19家,除了上述公司股东外,还包括众诚致远(深圳)创业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北京华创策联创业投资中心(有限合伙)等十多个股东。值得关注的是,2013年开始翔丰华几乎每年都有机构入股,公司的26名股东中有19家为投资机构,先后进行了12次股权转让,这些机构大多是通过增资及股权受让入股。

        针对公司部分财务投资者及其关联方持股比例较高等问询,深交所上市委进行了重点问询。7月30日,翔丰华回复落实函称,财务投资者已承诺锁定期满后股份转让时,确保该股份受让方承诺在公司首发上市之日起36个月不谋求实际控制人地位。

        病痛之五:15起诉讼未完结 公司发展隐患

        《电鳗快报》注意到,随着新能源补贴退坡,翔丰华下游的部分厂商倒闭、破产,导致公司回款风险较高。根据最新版的招股书披露,目前翔丰华仍有15起诉讼未完结,均为原告翔丰华诉其他企业的买卖合同纠纷,诉讼金额合计1423.62万元。

        天眼查显示,公司自身风险有12项,周边风险有32项,预警提醒更是多达185项。其中2014年公司投资的东莞市翔丰华电池材料有限公司有环保处罚,因违反建设项目“三同时”及验收制度罚款2万元并责令停止违法行为。

        15起诉讼涉及梅州市正宜能源有限公司、东莞市世能电子科技有限公司、深圳市爱华动力电池有限公司等,其中金额最高的是与东莞市易升电池有限公司、陈国栋的买卖合同纠纷。深圳市龙华区人民法院2019年1月22日做出(2018)粤0309民初1382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要求东莞市易升电池有限公司支付货款236.50万元及利息,陈国栋承担连带清偿责任。东莞市易升电池有限公司、陈国栋尚未执行该诉讼,翔丰华尚未申请执行,目前案件尚在进行中。

        翔丰华在招股书中表示,诉讼案件主要系公司作为原告的买卖合同纠纷,涉及金额不大,公司已全额计提坏账准备,对生产经营不构成重大不利影响。

        公司董事长周鹏伟,也是翔丰华创始人,其共有11个任职信息,担任4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担任高管5家,实际控制权4家公司,如何斩断利益输送之手?

电鳗快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电鳗快报2013-2020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电鳗快报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