伟时电子IPO尴尬:研发能力弱 主营收入增长停滞 日本老板对员工还挺苛刻

2020-09-22 08:55 | 来源:电鳗快报 | 作者:李瑞峰 | [电鳗财经]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在伟时电子的研发团队中有36%的研发人员的学历为高中及高中以下学历,84%的研发人员的学历是大专及大专以下。由此有业内人士质疑该公司的研发能力。......

        《电鳗财经》文 / 李瑞峰

        近日,伟时电子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伟时电子)IPO成功过会。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伟时电子主要从事背光显示模组、液晶显示模组等产品研发、生产、销售,该公司产品主要应用于中高端汽车、手机、平板电脑、数码相机、小型游戏机、工控显示等领域。

        在阅读该公司提供的上市资料时,《电鳗财经》注意到,近年来伟时电子的主营业务收入出现了负增长,未来很难撑起该公司业绩的新突破。此外,我们还注意到,伟时电子的老板是日本人,“传承”了日本企业对员工的苛刻,2019年在营收下滑时该公司就毫不犹豫地裁掉了1/4员工,而且该公司的很大一部分员工未缴纳社保和公积金。

        在伟时电子的研发团队中有36%的研发人员的学历为高中及高中以下学历,84%的研发人员的学历是大专及大专以下。由此有业内人士质疑该公司的研发能力。

        最后,近年来,行业发展“赛道”的转换对伟时电子也极为不利,这从该公司近年来主营收入增长放缓也能看出。

主营收入增长“难保”

        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伟时电子的主营业务收入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9.48%、99.27%和99.34%,主营业务比较突出。其他业务收入主要为橡胶件、五金件等生产过程中的废料收入。该公司其他业务收入金额分别为768.85万元、1130.23万元和818.09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0.52%、0.73%和0.66%。

        进一步细分,该公司的背光显示模组销售在主营收入中的占比较高。报告期内,伟时电子的背光显示模组收入分别为11.18亿元、12.13亿元和9.63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6.23%、78.44%和78.77%;液晶显示模组的销售收入分别为1.38亿元、1.21亿元和0.84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39%、7.80%和6.89%;触摸屏的销售收入分别为0.42亿元、0.53亿元和0.15亿元,占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86%、3.40%和1.22%。

        事实上,我们注意到,报告期内,伟时电子的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率分别为18.48%,5.62%和-21.01%,呈逐年下滑趋势。

日本老板对员工极其苛刻

        招股书显示,伟时电子合计92%的股权是由两名日本人持有,两名日本股东分别名叫渡边庸一和山口胜。我们知道,日本企业向来对员工比较苛刻,而伟时电子也不例外。

        业内人士认为,伟时电子之所以能在中国能长期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中国低廉的劳动力成本,然而,我们注意到,那些曾为伟时电子创造了巨额利润的员工在该公司2019年营业额大幅下滑时被裁掉了。

        招股书显示,伟时电子2018年末员工总数为3453人,但到了2019年末,员工数量已经下降至2665人,裁员比例将近25%。事实上,除了大幅度裁员外,伟时电子在员工的社保与公积金上也存在着克扣行为。招股书披露的信息显示,伟时电子及其下属公司东莞伟时在报告期内存在大量的在册员工欠缴社保和公积金的情况。

        2017年至2019年,伟时电子员工数量分别为2027人、2494人和1757人,2019年大幅裁员,员工规模骤减近四分之一。在上述员工中,社保未缴人数分别为661人、98人和38人,未缴纳比例分别为32.61%、3.93%和2.16%;公积金未缴人数分别为1066人、108人和45人,公积金未缴纳比例分别为52.59%、4.33%和2.56%。

        另外,报告期内,东莞伟时也同样存在大量员工未按照规定缴存社保与公积金的情况。对于大量员工未缴纳社保与公积金的情况,伟时电子在招股书中解释称:“发行人2017年末社会保险及公积金缴纳比例较低系部分员工对现时工资要求较高,对社会保险、公积金缴纳缺乏理解,缴纳意识并不强烈”。

        然而,根据我国《社会保险费申报缴纳管理规定》的要求,用人单位应当自用工之日起30日内为其职工申请办理社会保险登记并申报缴纳社会保险费。未办理社会保险登记的,由社会保险经办机构核定其应当缴纳的社会保险费。

        由此可见,伟时电子给出理由没有说服力,有业内人士质疑,该公司在用工时未能及时为员工缴纳社保却将原因归咎于员工对现时工资要求较高,对公积金、社保缴纳意识不强烈。如此将责任甩锅给员工的解释,不知是情况属实还是伟时电子在自圆其说。

研发能力很一般

        伟时电子在招股书中表示,公司深耕背光显示模组领域,已成为全球车载背光显示模组领域领先企业之一。然而,作为一家全球领先的车载背光显示模组制造商,伟时电子的研发能力很一般。

        招股书显示,截至2019年6月30日,伟时电子共有技术人员390名;其中,本科及以上学历的有63人,大专学历的有187人。也就是说,伟时电子390名技术人员中,至少327人只拥有大专及以下学历,至少140人只拥有高中及以下学历。

        有业内人士质疑,这些仅拥有高中及以下学历的技术人员能否胜任研发工作呢?而该公司在招股书中明确表示,背光显示模组行业对从业人员有较高的专业素质要求,研发人员要求掌握光学、材料学、计算机控制等多个学科知识。

        另外,我们注意到,伟时电子与同行业的领先企业相比,也有一定的差距。招股书显示,目前该公司共有34项专利,其中发明专利4项,外观专利1项,其余均为新型实用专利。而同行公司拥有的专利数都在百件以上。

行业“赛道”转换对业绩冲击大

        近年来,消费电子等领域竞争激烈,伟时电子面对的竞争对手众多。此外该公司还面临着新技术冲击。业内人士认为,随着OLED技术逐渐成熟,其产品在消费电子/车载显示器领域逐步推广应用,背光源生产厂家受到很大的冲击。目前,三星/LGD的OLED产品已经成功切入车载领域,而国内维信诺(002387.SZ)、京东方(000725.SZ)、和辉光电、天马等面板生产厂商也与汽车厂商接洽开展合作,开拓车载显示市场。

        另外,报告期内,伟时电子背光源产品主要应用在车载领域,因此汽车行业的销售状况将直接影响公司业绩。该公司在招股书中表示,未来若宏观经济下行,或颁布实施不利于汽车行业发展的政策,将导致汽车产销量增速下降,公司可能面临业绩增长趋缓甚至下降的风险。因此,可以看出,近年来汽车行业的不景气将直接影响伟时电子的业绩。

        同时,我们注意到,由于伟时电子的产品主要用于外销,报告期内,伟时电子外销收入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98.75%、98.83%和98.33%,因此极易受到贸易环境变化等外部不确定性因素的影响。

        受这些因素影响,2017年和2018年伟时电子背光显示模组收入增幅分别为19.14%、8.46%,总体营业收入同比增长分别为18.48%、5.62%,增幅明显放缓,2019年1-6月,该公司主营业务收入也比上年同期减少29.47%。

        然而,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伟时电子仍将超80%的总募集资金用于背光源扩建及装饰板新建项目,以扩大背光显示模组产能。据了解,该公司2018年背光显示模组产品产能为4200万件,产量为3715.49万件,销量为3681.75万件。本次募投项目建成后,该公司将新增背光源产能2400万片/年,约占公司现有产能的57.14%。

电鳗快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电鳗快报2013-2020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电鳗快报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