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凯鑫诡异IPO:超700万管理费用不翼而飞  亲密伙伴输送利润

2020-10-15 08:16 | 来源:电鳗财经 | 作者:赵超 | [电鳗财经]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电鳗财经》注意到,上海凯鑫在深交所创业板披露的招股书中2017年管理费用,比公司在新三板公布的2017年报中管理费用少了756.76万元。...

        《电鳗财经》 赵超/文

        9月29日,上海凯鑫分离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上海凯鑫,300899.SZ)公布网上发行结果公告,发行价格为24.43元/股。

        工业流体分离解决方案、膜元件及其他部件是上海凯鑫主要产品。2017年至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1.19亿元、1.97亿元、2.6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846.52万元、4234.35万元、5874.91万元。

        《电鳗财经》注意到,上海凯鑫在深交所创业板披露的招股书中2017年管理费用,比公司在新三板公布的2017年报中管理费用少了756.76万元。

        此外,在交易金额较大2017年、2019年,上海凯鑫向丝丽雅集团及其下属企业销售产品毛利率,均远高于上海凯鑫向化纤行业内其他公司销售产品毛利率,存在明显的利益输送。

        此外,公司还存在盈利能力持续下滑、实控人股权分散等隐忧。

        超700万管理费用不翼而飞

        上海凯鑫在新三板发布的2017年报显示,当期公司管理费用同比增长67.04%至1890.39万元。对此,公司解释称,主要系年度公司搬迁入新办公室,租金物业费及其装修费用较之前增加较多,研发投入增加、同时人员增加使得相应职工薪酬、办公费、交通差旅费等均有增加;中介机构服务费较上年大幅增加。

        《电鳗财经》注意到,上海凯鑫在深交所创业板披露的招股书则显示,2017年,公司的管理费用为1133.63万元,比2017年报中披露的数据少了756.76万元。

        职工薪酬、业务招待费、交通差旅费、租赁费、折旧及摊销费用、中介服务费、办公费、股份支付、其他,是公司《招股书》中管理费用的购成。

        2017年,上海凯鑫756.76万元管理费用去了哪里?

        密切伙伴输送利润

        丝丽雅集团为我国粘胶化纤行业龙头企业之一,主要生产粘胶纤维产品,其生产过程中需要使用大量的碱液将浆粕原料溶解成化学浆。自2013年开始,上海凯鑫向丝丽雅集团及其下属企业提供工业流体分离解决方案,主要用于回收其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压榨碱液中的碱。同时,丝丽雅集团与上海凯鑫共同持有雅泰生物的股权。

        2017年至2019年,上海凯鑫向丝丽雅集团及其下属企业、关联方销售金额分别为5086.38万元、643.07万元、2163.99万元。

        《电鳗财经》注意到,除双方交易金额较小的2018年外,金额较大的2017年、2019年,上海凯鑫向丝丽雅集团及其下属企业销售产品毛利率,均远高于上海凯鑫向化纤行业内其他公司销售产品毛利率,存在明显的利润输送。

        2017年,上海凯鑫向丝丽雅集团及其下属企业销售产品整体毛利率为50.69%,金额小计为5086.38万元。当期,上海凯鑫向化纤行业内其他公司销售产品毛利里仅为45.70%,比公司向丝丽雅集团及其下属企业销售产品整体毛利率少了4.99个百分点。

        同样,2019年,上海凯鑫向丝丽雅集团及其下属企业销售产品整体毛利率为49.76%,金额小计为2163.99万元。同期,上海凯鑫向化纤行业内其他公司销售产品毛利率仅为45.58%,比公司向丝丽雅集团及其下属企业销售产品整体毛利率少了4.18个百分点。

        对此,上海凯鑫解释称,由于不同客户,其生产工艺、废水水质、主要诉求等不尽相同,故公司产品具有一定的定制化特点,不同项目产品的最终价格一般采取一单一议模式。“公司向丝丽雅集团及其下属企业、关联方销售的产品标准化程度较高,可复制性较强,因此能更有效的控制不必要的成本和费用,而公司向化纤行业内其他公司销售的产品定制化程度往往较高。”

        值得注意的是,在销售金额超过千万时,上海凯鑫向丝丽雅集团及其下属企业销售产品毛利率,都远高于公司向化纤行业内其他公司销售产品毛利率。

        盈利能力下滑

        2017年至2019年,上海凯鑫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6.61%、37.82%、36.28%,逐年下滑。

        对此,上海凯鑫解释称,2017年主营业务毛利率较高,主要系当年公司80%左右的主营业务收入来自于化纤行业客户,由于该行业对膜分离工艺要求较高,方案设计更为复杂,膜元件的损耗风险也较高;且对客户来说,膜分离技术的应用能给其带来更为显著的经济效益,因此,该行业的毛利率相对较高。

        2018年和2019年,上海凯鑫主营业务毛利率较低,主要系公司同期纺织印染行业毛利率较低,分别仅为25.64%和30.06%,同时,毛利率较低的生物制药行业销售规模及占比均大幅提升,从而拉低了公司当期的整体毛利率。

        数据显示,2017年至2019年,上海凯鑫的生物制药毛利分别为353.43万元、4166.52万元、5336.47万元,毛利率分别为43.16%、40.85%、35.93%。公司解释称,2019年生物制药行业的毛利率有所下降,主要系公司向国药威奇达和国药威奇达中抗销售的其中4套水处理装置,合同金额总计2407.60万元,由于工期较紧,采取由公司向供应商提供技术资料和指导,并由供应商完成定制化生产后再向其采购专用设备的模式,导致毛利率相对较低,从而拉低了生物制药行业整体毛利率。

        上海凯鑫主要产品包括工业流体分离解决方案和膜元件及其他部件。

        2017年至2019年,上海凯鑫的纺织印染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4.66%、25.64%、30.06%,呈现大幅波动。

        上海凯鑫解释称,2018年纺织印染行业毛利率仅为25.64%,主要原因系:公司当年为绍兴舒美提供水处理集成装置运营及服务的毛利率为负,故拉低了纺织印染行业整体毛利率。同期,公司俐马化纤和俐马织染的项目均为传统水回用装置,工艺环节较为简单,毛利率也相对较低。

        上海凯鑫2018年为绍兴舒美提供水处理集成装置运营及服务的毛利率为负的原因是什么,公司为何要做这笔亏本生意?

        股权分散埋隐忧

        《电鳗财经》注意到,上海凯鑫实际控制人高达6名,这在A股公司中较为少见。而控股股东葛文越,也仅有公司IPO前33.12%的表决权股份。

        截至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葛文越、邵蔚、申雅维、刘峰、杨旗、杨昊鹏共直接持有上海凯鑫3046.32万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IPO前的63.69%;同时,葛文越通过其担任执行事务合伙人的上海济谦控制着公司3.14%的表决权股份,两者合计共控制着公司IPO前66.83%的表决权股份。因此,葛文越、邵蔚、申雅维、刘峰、杨旗、杨昊鹏6名自然人股东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

        根据2015年7月22日,葛文越、邵蔚、申雅维、刘峰、杨旗、杨昊鹏签署的《一致行动协议书》约定,自协议签署至公司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上市交易36个月届满期间,在涉及公司股东(大)会、董事会表决事项时,各方须先行协商一致,再在股东(大)会进行表决。

        在事先协商时,各方按照其各自持股比例享有表决权,每一股享有一票表决权,表决事项经全部表决票数的75%以上(含75%)同意方可通过。

        在上市公司中,随着股东意见分歧,提前解除一致行动协议时有出现。如瀚华金控曾经的第一大股东隆鑫控股、与第二大股东重庆慧泰投资有限公司,于2017年6月19日续签该协议,该协议原到期时间为2020年6月19日。但在2018年,双方就解除了一致行动协议。

        市场资金恶意举牌股权分散的上市公司亦时有发生,让部分公司实控人疲于应对,严重影响了公司的正常经营。

        值得注意的是,葛文越担任上海凯鑫董事长、总经理,邵蔚为公司董事、常务副总经理,刘峰、申雅维同为公司董事、副总经理,杨昊鹏为公司董事。

        仅有一个《一致行动协议书》约定,能否保持上海凯鑫股权及管理层稳定?

        《电鳗财经》针对上述问题通过邮件向上海凯鑫求证,截至发稿,尚未收到回复。

电鳗快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电鳗快报2013-2020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电鳗快报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