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从科技IPO遭遇拷问:供应商问题多 对赌风险来袭 数十亿亏损何时止

2021-08-20 09:35 | 来源:电鳗快报 | 作者:尹秋彤 | [财经]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据《电鳗快报》观察,飞寻(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云从科技的关联方之一。

        《电鳗快报》文/尹秋彤

        8月4日,云从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云从科技”)科创板IPO已提交注册。中信建投证券为其保荐机构,拟募资37.5亿元。经《电鳗快报》调查发现,该公司虽然过会且提交注册,但此次IPO招股书存在很多疑点,尤其是内部控制缺陷、招投标存疑、供应商等问题,备受市场关注。

        《电鳗快报》虽然在一个月前向公司发去了求证函,但云从科技却视而不见。

        上市委对公司发出两连问

        科创板上市委对云从科技的内部控制缺陷、招投标存疑等问题均提出疑问。在云从科技此次IPO的过会公告显示,科创板上市委要求其在会后进一步落实两大方面的事项:

        其一为要求其结合与同行业可比公司的对比情况,要求云从科技说明集成商客户在交易中心承担的职能,直接面向终端用户的集成商客户是否实为代理;其二便是因其存在多起与直接客户的销售内容及金额与最终用户招投标内容不一致、物流单未妥善保存、验收方式及进度与合同约定不一致等情形,被监管层质疑其“是否构成内部控制缺陷”,“发行人是否已采取切实有效措施加以改进”,并要求保荐人、申报会计师发表明确核查意见。

        《电鳗快报》还发现,云从科技在此次IPO审核中,监管机构通过核查发现其存在多起销售合同与最终用户招投标内容不一致的问题,尤其中间多起涉及其前五大客户等最重要的销售收入。这些与实际销售产品不匹配的招标合同主要来自中国电信、昆仑数智等公司,涉及的合同金额共计近4.5亿元。

        在报告期内,云从科技相关项目物流与合同、发票和资金流存在差异的客户及项目多达11起,共涉及收入金额达7亿元。而在其此次IPO报告期前两年中,有关其与中设国际、悦泰科技、福信通和安信咨询等客户销售的部分项目物流单被其称因保管不善而丢失,而这部分被丢失的物流单涉及收入金额 8589.49 万元,占报告期内500万元以上项目收入比例为 7.29%。

        供应商原来问题多多

        据《电鳗快报》观察,飞寻(上海)信息科技有限公司是云从科技的关联方之一。与云从科技主营业务高度相似,云从科技实控人周曦曾在飞寻上海担任总经理,直到2020年9月云从科技IPO申报前才卸任。上海媒智科技有限公司也是云从科技的关联方之一,是云从科技董事王延峰持股27.5%并担任董事的企业。媒智科技成立于2015年12月。显然,云从科技与飞寻上海和媒智科技疑似存在同业竞争关系。

        北京普森荣通科技有限公司是云从科技报告期内2019年的第一大供应商,2019年的采购额为4163.49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为8.71%。值得注意的的是,普森荣通成立于2016年5月,公司员工0人(0人参保),有皮包公司之嫌,且拟上市公司与之交易存在问题和风险,交易真实性存疑。

        北星天云(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是云从科技2019年第四大供应商,2019年采购额为3,377.67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为7.06%。而北星天云却在2020年8月7日云从科技IPO申报前紧急注销了,招股书中也未披露注销的原因是什么。云从科技对北星天云是否存在应付账款未付的情形,招股书中也未作披露。

        2018年-2019年睿至科技集团有限公司都是云从科技的第一、第五大供应商,采购额分别为14429.19万元、2103.47万元;占当期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30.59%、4.39%。睿至科技2021年被强制执行2次,执行总标的为2024万元;根据(2018)京03财保211号执行裁决书信息显示,2018年睿至科技和其法人刘敏股权被冻结2713万元。2018年也正是云从科技与睿至科技深度合作的一年,当期云从科技向睿至科技采购了近1.5亿元的服务器等,占当期采购总额的30%以上。业内人士质疑,睿至科技股权是冻结状态,云从科技与睿至科技的采购交易是否存在较大风险?云从科技在供应商甄选上是否存在较大瑕疵?

        数十亿亏损何时能盈利

        云从科技曾在2015年7月至12月增资、2018年1月增资、2018年7月增资、2019年2月增资、2019年6月增资、2019年9月增资、2020年3月增资和2020年5月增资时,在周曦、常州云从、云从科技与相关股东签署的协议中约定了对赌条款,对赌条款主要涉及共同出售权、反摊薄权、回赎权等安排。

        值得注意的是,云从科技、常州云从、周曦与相关股东于 2020 年 11 月 15 日签署的终止协议,自云从科技向上海证券交易所申报上市申请材料并被受理之日起,关于特殊权益的约定全部终止,各方特殊权利相关条款全部解除。以上对赌条款虽然解除,但2020年11月15日,常州云从、周曦与抚州友邦、广东创投、南沙金控、深圳兴旺签署了《关于特殊权利的终止协议之补充协议》,约定在云从科技IPO 申请未获得上交所审核通过、未能获得中国证监会同意或云从科技撤回IPO申请的,则恢复《关于广州云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 C2+轮融资的<股东协议>》第六条“回赎权”的安排。2021年3月30日,常州云从、周曦与群岛千帆、重庆红芯、宏泰海联签署了《<关于特殊权利的终止协议>与<关于《补充协议》与《承诺函》的终止协议>之补充协议》,约定在云从科技IPO申请未获得上交所审核通过、未能获得中国证监会同意或云从科技撤回IPO申请的,则恢复《关于广州云从信息科技有限公司C2+轮融资的<股东协议>》第六条“回赎权”的安排。

        云从科技还存在对赌协议的情况,若此次IPO失败,云从科技触发对赌条款,可能存在资金链断裂的风险。根据招股书信息显示,2018年至2020年,云从科技分别实现营业收入4.84亿元、8.07亿元、7.55亿元;归母净利润-1.81亿元、-17.08亿元、-6.90亿元。也就是说,最近三年云从科技累计亏损25.8亿元。云从科技的何时才能扭亏为盈?

        董事长实控28家企业

        据天眼查显示,公司实控人、董事长周曦目前任职13家企业,担任股东10家,担任高管4家,实际控制28家企业。尤为注意的是,周曦周边风险多达36条,预警提醒也有136条。

        其中,其担任股东的上海宽溪投资管理有限公司进行了简易注销;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云从科技(广州)有限公司有注销备案信息,担任股东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尚章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注销备案信息,担任股东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游兆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注销备案信息;担任股东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尚章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清算信息,担任股东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游兆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清算信息,担任股东的宁波梅山保税港区善治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有清算信息。

        另外,2021年,周曦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北京云从科技有限公司曾因劳动争议而被起诉;曾担任法定代表人的上海云从汇临人工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曾因劳动合同纠纷而被起诉,担任法定代表人的重庆中科云从科技有限公司曾因买卖合同纠纷而被起诉……

        董事长实控27家公司且有百余条风险缠身,如此一来,怎能保护普通投资者利益?会否有利益输送行为发生?

        《电鳗快报》将继续跟踪报道云从科技IPO进展。

电鳗快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电鳗快报2013-2021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电鳗快报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