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游科技股权转让空翻遭问询:业绩下滑 还有14亿商誉

2020-01-08 10:53 | 来源:投资者网 | 作者:侠名 | [要闻]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迅游科技于2015年上市,是“四川互联网第一股”。上市之初,公司的主要产品是“迅游网游加速器”,致力于解决玩家在网游中遇到的延时过高、登录困难、容易掉线等问题。

     

   原标题:两次股权转让“空翻”遭问询 迅游科技实控人被动减持被监管

        控股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将手中26.06%的迅游科技股份进行了质押融资,由于未能及时赎回,全部遭到司法冻结。迅游科技自2019年6月起,前后筹划了三次股权转让意向协议,旨在化解因控股股东股权质押产生的平仓风险,但前两次均中途废弃,第三次协议尚在筹划中,前途未卜

        《投资者攻略》方盈盈

        1月2日,四川迅游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迅游科技”,300467.SZ)发布公告,公示了两次与质押有关的减持。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章建伟,自2019年12月25日至12月31日期间,共减持1.97%的股份,原因是为了降低质押风险;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袁旭、陈俊,于2019年8月5日至2019年12月26日期间,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累计减持公司股份159.83万股,原因是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业务,触发违约条款,而导致的被动减持。减持完成后,章建伟持有迅游科技的股份占总股本的比例降至7.75%,陈俊和袁旭的持股比例变为6.57%、9.78%。

        业绩下滑 还有14亿商誉

        迅游科技实控人接连减持,其背后的业绩问题引人关注。

        迅游科技于2015年上市,是“四川互联网第一股”。上市之初,公司的主要产品是“迅游网游加速器”,致力于解决玩家在网游中遇到的延时过高、登录困难、容易掉线等问题。迅游科技在上市之初,股价飞速上涨,一度达到了126元/股,后来便一路走低,截止到1月6日,报20.65元/股。

        在业绩方面,2015年至2017年,实现营收分别为1.72亿元、 1.58亿元、2.78亿,净利润分别为0.59亿元、 0.39亿元、1.02亿元。2018年,由于计提资产减值10.17亿元,其中包括对并购狮之吼产生的商誉计提减值准备8.53亿元,致使迅游科技当年净利润为-7.9亿元,不仅将前三年的盈利亏了个干净,还倒亏6个亿。

        2019前三季度,迅游科技实现营业收入3.80亿元,同比下降28.10%;归母净利1.18亿元,同比下降31.57%;扣非净利0.89亿元,同比下降47.56%。目前,迅游科技账面上仍有14.17亿元的商誉,占其净资产的59.16%。《投资者攻略》发函询问公司如何规避商誉带来的风险,一直未收到对方回复。

        近三成股份遭质押 部分被冻结

        除业绩问题外,迅游科技还需解决控股股东股权质押比例过高的问题。

        据《投资者攻略》粗略统计,2019年以来,迅游科技共发布了17篇关于股份质押、被动减持以及司法冻结的公告。

        企查查相关数据显示,迅游科技目前质押股数为5862.79万,占到总股本的26.25%。其中,袁旭持有的1730.19万股,已100%质押;章建伟、陈俊质押的股数占其持股总数的比例分别为99.98%、99.99%。高比例的质押,是控股股东股份出现被动减持与司法冻结的原因之一。

        迅游科技2019年8月5日公告称,由于股价下跌,袁旭在国海证券股份有限公司的股票质押触发违约条款,致使被动减持32.97万股;翌日,迅游科技又称,将股票质押在首创证券有限责任公司(下称“首创证券”)的陈俊,也被动减持114.86万股。由于两位实控人未按规定披露减持计划,且减持行为发生在迅游科技2019年半年度报告披露前三十日内,深交所对袁旭下发了监管函,对陈俊给予通报批评的处分。

        2019年9月6日公告显示,公司实控人袁旭的一致行动人厦门允能天成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厦门允能天宇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持有的迅游科技股份,全部遭到司法冻结,原因是“借款纠纷”,而袁旭作为担保方,所持股份全部被轮候冻结,此前其股份已被司法冻结。

        2019年9月30日,迅游科技发布公告宣布,由于股份质押借款合同纠纷,首创证券对陈俊所持有的迅游科技股份进行司法冻结。截止到公告披露日,陈俊持有的上市公司股份累计被司法冻结1466.7万股,占其所持股份的100%。

        《投资者攻略》就公司如何应对股份遭冻结带来的问题,发函问询迅游科技,也未收到回复。

        三次谋求股权转让 前两次均告吹

        由于业绩下滑,股权质押又有平仓风险,迅游科技的控股股东们开始谋求变更控制权。

        2019年8月12日,迅游科技发布公告宣布,成都高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高投集团”)分别与章建伟、袁旭、陈俊签署了《股份转让意向协议》,高投集团或其指定主体,拟受让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合计持有的迅游科技1116.74万股股份。然而,仅仅过了四个月,2019年12月23日,迅游科技又发布公告,表示“因各方未能就本次交易方案的核心条款达成一致意见”,双方决定终止股权转让协议。

        牵手高投集团失败后,2019年12月20日,迅游科技在股价异常波动公告中提及,控股股东正在筹划控制权变更,拟交易对手方为贵阳市大数据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当日,迅游科技又发布了风险提示补充公告,提示投资者后续协议存在不能正式签署的风险。

        其实,早在与高投集团签署股权转让意向协议之前,迅游科技曾尝试将公司10.66%的股份,转让至浙报数字文化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浙数文化”),但后称,由于市场环境等发生变化,决定终止股份转让意向协议。为此,2019年8月13日,深交所向迅游科技发关注函,询问其是否存在通过股权转让事项炒作股价的情形。迅游科技回应称,“不存在通过股权转让事项炒作股价的情形。”

        实控人内斗内耗

        可以说,在迅游科技面临“内忧外患”之时,公司的三位控股股东之间,还在进行着内斗。

        2019年8月5日,迅游科技第三届董事会第八次会议决议公告显示,合计代表公司16.35%表决权的股东袁旭、陈俊共同提议免除章建伟的董事长职务,并推举袁旭为董事长候选人,章建伟对上述两个议案投反对票;董事长章建伟提议罢免袁旭总裁职务,又推举自己兼任公司总裁,袁旭同样都投了反对票。

        2019年10月8日,袁旭、陈俊向监事会提交了议案,提议召开临时股东大会,且提议股东大会审议免除章建伟董事职务、选举吴敏为董事的议案。然而,2019年10月21日,袁旭和陈俊又提出撤回召开临时股东会的提议,同时又撤回了议案。

        2019年10月23日,就股东向监事会提交和撤回上述两项议案的过程、撤回事由等相关问题,深交所对迅游科技下发关注函。迅游科技方面回应称,近期章建伟、袁旭、陈俊三位实际控制人就公司治理、大股东质押纾困、管理层新老交替等相关事宜进行了充分沟通,达成了充分谅解,因此,袁旭、陈俊向监事会申请撤回上述两项议案。迅游科技内斗暂告一段落。

        与贵阳市大数据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的股权交易是否会到最后一步,迅游科技又如何应对股权质押带来的风险,《投资者攻略》将继续保持关注。(投资者攻略出品)■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电鳗快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电鳗快报2013-2019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电鳗快报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