频上头条 农信社改制农商行倒计时

2020-01-09 09:05 | 来源:上海证券报 | 作者:张艳芬 | [互金]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近期召开的2020年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明确了今年多项重点工作,其中“深化农信社改革”是今年发力的方向之一。在此之前,中央一号文件已经连续三年提到要推动农信社改革。

        近期召开的2020年中国人民银行工作会议明确了今年多项重点工作,其中“深化农信社改革”是今年发力的方向之一。在此之前,中央一号文件已经连续三年提到要推动农信社改革。

        农信社改制已经启动近十年。为组建规范的商业金融机构、更好服务县域经济,近两年多地区农信社改制农商行的步伐正在提速。目前,华东等地区的不少省份已全面完成农信社银行化改革的工作,另有一些省份提出2020年为农信社改制的最后期限。

        银保监会官网显示,在进入新年之后短短一周时间,多地银保监系统批复农商行或地方企业入股农信社的请示。但不可忽视的是,不少省份仍然面临农信社改制农商行的艰难之路,不良资产等历史“包袱”一时难解。

改制提速

        刚刚迈入2020年,银保监会官网就公布了几则有关农信社股权变动的信息。

        1月1日,河南平顶山银保监分局批复核准了河南东山国际商贸有限公司等四家企业投资入股郏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的请示,四家企业合计持有郏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股份比例达28%。1月3日,四川监管局批复同意四川青川农商行、四川剑阁农商行入股旺苍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

        农信社改制需要完善法人治理结构,其中,引入包括银行业金融机构或优秀民营企业在内的优质投资机构,是其化解金融风险、进行改革的关键之处。

        经记者粗略统计,四川、广西、河北、甘肃、陕西、福建等地区的银保监系统去年批复了多家当地农商行和企业参与入股农信社。四川银保监局不久前还“一口气”连番批复了四家农商行同时入股一家农信社。批复显示,该局同意四川泸县农村商业银行、德阳农村商业银行、四川营山农村商业银行、四川江安农村商业银行入股蓬安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

        不少省份鼓励农商行等系统参股农信社结成“帮扶对子”。例如,2019年3月份,深圳农商行斥资17.02亿元战略入股博罗农商行,以30%的股权成为后者第一大股东,而此次收购与帮扶海丰联社改制有关。两家农商行均入股了海丰联社并助力设立海丰农商行。

        截至2019年6月底,银行业金融机构法人数量共计4597个。其中,农信社数量为782家,较2018年12月末减少了30家;而截至2018年末的农村信用社数量为812家,较2017年末减少了153家。记者另据银保监会官网金融许可证信息查询发现,2018年农村信用社共计退出469家,2019年共退出495家。

不良“包袱”难扔

        截至目前,北京、上海、深圳、重庆、江苏、山东、江西、安徽、湖北等地完成了农信社改制农商行,但一些地方的农信社改革仍面临较大改制压力。

        据了解,农信社组建农商行需要经历清产核资、完善股权结构、改进公司治理等系统调整,而在清产核资这一步骤上,就面临较大的资金成本。部分农信社因管理不善积累了较高的不良率,因此在改制过程中困难重重。

        某农商行高管告诉记者,农信社改制最大的问题是如何有效处置不良资产,而化解不良资产需要消耗入股农商行的大量的资本金,这是农信社改制面临较大阻力的原因。

        而一些资金雄厚的农商行在入股农信社化解不良资产方面相对游刃有余。例如,去年4月份,佛山农商行吸收合并了三水农信社,直接承继了后者的债权、债务,同时三水区农信社解散。

        一些农信社在定向募股的同时,搭售不良资产。例如,2019年3月,银保监会唐山监管分局批复同意迁西县农信社定向募股。按照募股方案,迁西县农信社此次定向募股5300万股,每股面值1元(人民币),每股搭售不良资产1.5元。

        但是,匆忙、粗糙地进行改制,并不会从本质上解决问题。“不少农信社转型实际上换汤不换药。只是换一个牌子,内里还是原来那一套管理逻辑,经营效率并没有提升,市场效率提升更是无从谈起。简而言之,光靠技术是解决不了问题的,只有人才、机制才能解决问题。”上述农商行高管认为。

电鳗快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电鳗快报2013-2019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电鳗快报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