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传媒启动自救模式? 裁员、降薪下何去何从

2020-02-11 09:14 | 来源:全球财说 | 作者:侠名 | [要闻]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疫情之下假期延长,有位网友戏谑道,“赶快复工吧,再不复工老板该发现没有我们企业也能正常运转了”。凡是风吹草动,皆足以牵动人心。......

        来源:全球财说

        2月10日,复工第一天,新潮传媒传出裁员及调薪消息,一时哗然。员工需工作维持生计,企业亦需自救,新潮传媒可谓是“打响”第一枪。

        疫情之下假期延长,有位网友戏谑道,“赶快复工吧,再不复工老板该发现没有我们企业也能正常运转了”。凡是风吹草动,皆足以牵动人心。

        裁员+全员降薪 仅够支撑7个月

        裁员500人,占总员工数的10%,裁员将涉及公司的销售、开发、服务等部门。同时,高管集体降薪20%,且有消息称,除高管外的员工也进行调薪,可谓是全员降薪。

        对于全体员工,2-4月份的绩效公司全部取消,并严控销售费用等成本。此外,新潮传媒还计划实行全员营销,让领导们以身作则,冲到一线见客户。

        在企业内部信中,新潮传媒CEO张继学称,“大家不要过度解读,企业调整发展节奏很正常,新潮的投资方京东、百度都通过2019年的人员调整,取得了新的发展。”

        内部信中透露,此次裁员主要根据2019年绩效考核末尾淘汰10%,称“小爱是大恶,大爱似无情”,即便可能被舆论道德绑架,但为了保全剩下员工不失业,依旧决定裁员。

        目前,新潮传媒账面上还有近10亿元现金,若收入归零,仅能维持6-7个月时间,现在最重要的目标是活下去!CEO张继学如是说。

        上市公司照拂 数据模糊不清

        新潮传媒算是社区媒体平台的后起之秀,以电梯、社区广告位为业务阵地,专注家庭消费。

        此前的2018年,新潮传媒在内部曾下发一份名为《关于全面抢夺分众传媒亿元级客户的通知》的文件,向对标企业分众传媒(002027. SZ)宣战,一场千亿级的约架,让新潮传媒博得眼球。

        CEO张继学曾公开表示,梯媒行业空间巨大,虽然比分众传媒晚了10年,但整个市场足以容纳两家千亿级别公司。

        同一领域两家公司,腾讯选择了分众传媒,而京东和百度则选择了新潮传媒。

        2018年11月,新潮传媒宣布获得21亿元人民币融资,由百度领投。不足1年,2019年8月8日,新潮传媒获得新一轮近10亿元人民币的融资,由京东集团领投。

        除此之外,新潮传媒还备受上市公司照拂,主要包括传统家居企业顾家家居、欧普照明和红星美凯龙,消费品养元饮品,在线教育好未来等。

        在百度及京东投资之前,新潮传媒融资总额接近40亿元。

        其官网显示,目前投资方包括:百度、京东、顾家家居董事长顾江生、红星美凯龙、58同城、好未来、欧普照明、养元股份总经理范召林、二三四五网络创始人庞升东、新潮传媒创始人张继学等。

        企查查信息显示,张继学最终受益股份为19.04%,位居第一;其次分别为庞升东13.83%、顾江生14.77%、百度10.21%、京东4.93%。

        拥有百度京东及多家上市公司照拂的新潮传媒,最新估值为15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1月16日新潮传媒注册资本和股东变动刚刚完成,增资幅度达51.99%,之后便遭遇疫情,而新潮传媒究竟覆盖了多少部电梯,亦是没有准确数字。

        截至其官网显示,目前在全国100个城市有60万部电梯智慧屏,与媒体此前报道的65万部或70万部有一定差距,并无从判断新潮传媒近1年的覆盖率及销售状况。

        严重依靠资本 入不敷出

        由于2018年时新潮传媒凭借资本力量以价格优势迅速抢占缺口,侵蚀分众传媒市场份额,为了提供广告屏以及更高的租凭费用,新潮传媒需要大量资金。

        前期,新潮传媒始终依靠融资来维持竞争,还没有看到广告利润大于扩展运营成本的那一刻,疫情所致便提前进入寒冬。

        顾家家居曾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2018年新潮传媒营业收入分别为2.36亿元、10.05亿元,净亏损为2.04亿元、10.74亿元。

        依靠资本入不敷出的新潮传媒,在缺少子弹积累又换不到子弹的情况下,在三四线抢占的下沉市场能否及时发挥增量效应还不确定,而京东对于新潮传媒的投资,也更多被解读为急于破局以及对下沉市场的焦虑。

        科创板之初,有消息称新潮传媒将作为科技媒体创新企业成为科创板“后备”。一时间对于新潮传媒等企业科创含量的探讨四起,以其目前的体量、业绩,想抓住资本市场作为救命稻草,着实有些困难。

        不得不说,新潮传媒所面临的困境要大于过往的任何一个时刻,资本是否还能像以往在背后鼎力支持?毕竟此次对于传统企业冲击甚广。

        在新潮传媒2019年启动大会上,张继学曾言,2021年要挑战100亿营收。而1年后的2020年,新春开工后的第一项议题却是如何活下去!何去何从的确值得探讨。

        对标企业分众传媒,在新潮传媒的不断攻势之下,自2018年下半年起出现业绩严重下滑的情况。

        财报显示,分众传媒2019年第一季度、第二季度、第三季度的净利润分别为3.4亿元、4.38亿元、5.82亿元,同比分别下降71.81%、79.55%、60.18%。

        同时,分众传媒和新潮传媒虽然体量相差仍然较大,但竞争却愈加激烈,多家投放客户逐步开启“分众+新潮”的梯媒双投放模式。毕竟更广的覆盖面更优的价格,是客户更希望得到的。

        然而随着2019年互联网行业的整体趋冷,2020年传统消费行业受疫情波及,所引起的蝴蝶效应谁也难以幸免,企业如何自救的确值得探讨,劳动者何去何从亦会引发争论。

        末位淘汰制无需过度道德绑架,但共克时艰更会赢得赞许。

电鳗快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电鳗快报2013-2019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电鳗快报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