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富科技IPO反馈函揭实控人走私往事 大客户依赖难解

2020-02-19 09:10 | 来源:叩叩财讯 | 作者:侠名 | [要闻] 字号变大| 字号变小


日前,9家拟IPO企业申请的反馈意见函正式在证监会网站发布,这也是2020年春节和疫情爆发之后第一批获得反馈的拟IPO申请。...

      

 

  作者:方知跃@北京

        编辑:翟 睿@北京

        疫情的肆虐虽然让IPO发审会出现了暂时性的中止,但不涉及到人员流动聚集的其他环节,监管层依然保持常态持续推进着IPO的审核。

        日前,9家拟IPO企业申请的反馈意见函正式在证监会网站发布,这也是2020年春节和疫情爆发之后第一批获得反馈的拟IPO申请。

        金富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富科技”)便是这9家获得监管层信息反馈的企业之一。

        这家来自广东东莞的企业成立于2001年,主营业务为塑料防盗瓶盖等塑料包装用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

        与广东东莞当地许多民营实体相似,金富科技也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家族型企业,公司实控人陈金培、陈婉如夫妇联同女儿陈姗姗,三人通过直接或间接的方式持有金富科技此次IPO发行之前93.55%的股份,尤其是陈金培,作为一家之主兼企业的创始人,其个人便直接持有金富科技股权70.39%之巨。

        陈金培对于金富科技的创立和发展显然是居功至伟的。却早在2016年金富科技刚刚完成股份制改制准备启动IPO时,原本正需要公司上下一心齐心合力冲击上市的关键时期,陈金培突然蹊跷地从公司中卸任掉所有职务,除了依旧是金富科技大股东外,此后未在公司中担任任何管理职务。最初接替陈金培出任金富科技董事长一职的是其时已年届60年的妻子陈婉如。在经过短暂过渡后,一年后的2017年4月,陈氏夫妇之女陈珊珊被推到了前台,成为了金富科技股份公司第一届董事会的董事长兼总经理,同时也成为了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而此时的陈珊珊才刚满26岁。

        虽然90后董事长在A股上市公司中已经不算是屈指可数——截止到2019年底,已经有15位90后董事长掌舵A股企业——但女性仅有两位,且这15名“青年才俊”绝大部分皆是在企业上市之后因各种原由才从父辈手中接过管理的权杖,而真正护送企业IPO一路上市闯关者少之又少。

        1990年12月28日出生的谢珊珊应该算是A股第一位90后拟IPO企业的女董事长,那么她是否能顺利带领金富科技成功闯关IPO,这本身也是此次金富科技上市的亮点之一。

        不过,陈珊珊同样与其他十余位已经登录A股企业的90后董事长或许也是相似的,虽然已经身居要职,但大部分并未有掌控公司的管理实权。

        作为企业的“前台”人物,陈珊珊上位的背后也同样颇有故事。

        “在2012年,陈金培涉及走私犯罪,最终被判刑。因实控人及高层留有犯罪污点,这很可能将影响到公司之后的IPO等资本运作。于是在2016年企业确定IPO资本化路径之后,陈金培便通过表面卸任有关职务的方式将管理权转交给了妻子和女儿,自己退居幕后操控,由此来规避可能出现的一些质疑与麻烦。”一位接近于金富科技的投行人士向叩叩财讯透露。

        对于陈金培走私犯罪的事实,在金富科技于2019年6月19日报送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却只字未写。不过,在日前证监会对其下发的相关反馈意见中,证监会的一例问询又将这段难以见光的往事重提。

        1)陈金培走私犯罪往事

        “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陈金培及其控制的企业金富包装曾犯走私普通货物罪,陈金培于2012年被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在证监会对金富科技下发的反馈函中,一共提出有36大问题,而第三问便是要求金富科技及其中介机构对陈金培当年的走私案做出说明,要求对其案件的基本情况和发生原因进行补充的同时要求核查金富科技实际控制人最近3年是否存在重大违法行为。

        2012年陈金培因走私犯罪被判刑一案,目前金富科技尚未进行详细披露与答复,但叩叩财讯从有关知情人士处获悉,该案发端于2006年至2009年期间,陈金培走私所涉及货物也与如今金富科技息息相关,即为其主营生产的必备资源——意大利萨克米公司生产的压盖机,意大利萨克米公司是欧洲早生产压盖机的企业之一。

        以生产塑料防盗瓶盖为主业的金富科技,压盖机是其最为重要的生产设备。

        据上述知情人士透露,陈金培早年的创业史实际上并不是从生产瓶盖开始的,最初陈以生产打火机零配件小厂发家。直到1997年亚洲金融风暴的突袭,让陈金培不得不放弃技术含量的打火机配件生产而另谋出路。此时,一个偶然机会,陈金培寻找到了生产瓶盖的契机,引入了第一套萨克米公司生产的压盖机,这也让陈金培和他那家在金融风暴中几欲彤塌的小厂重现升级并成功转型。

        在尝到瓶盖生产的甜头后,随后几年中,陈金培陆续从萨克米公司手中引入了多条压盖机设备,陈金培的走私案便发生在此后的这数起压盖机生产线的引进过程中。

        2006年陈金培及其控制的东莞金富包装贸易有限公司(下称“东莞金富”)欲从萨克米公司上海办事处再次购买压盖机,该次商定压盖机价格为65万欧元。因压盖机从国外进口,需涉及到进口报关税费,于是在萨克米公司上海办事处彭姓销售总监的介绍下,陈金培与一家报关公司负责人陈菲相识。

        据案发后陈菲向检查机关供述称,在该次合作中,陈金培主动提出该台压盖机只能给45万元的进口代理费,要求陈菲负责其通关报税所有环节。按照正常的进口税费为货物总价款的26%测算,这台售价65万欧元的进口税费则应在16.9万欧元左右,折合人民币约为126万元左右。

        在如此大悬殊的差价之下,陈菲等人利用谎报瞒报等手段,让陈金培真的仅用了45万元便在2007年5月将这台压盖机顺利通关并运送到东莞金富。

        在有了成功的先例,2008年,陈金培又主动找陈菲要求其以低价继续帮助其又代理进口了另外两台压盖机,并且也顺利通关收货。这两台以1000余万人民币购买的压盖机,在陈菲和陈金培等人的包装和示意之下,与上一台压盖机一样,仅以600余万的报关价低价进口。

        仅上述三台压盖机在进口报关过程中,陈金培便涉嫌偷逃税达219.75万元。

        2009年5月,随着东莞海关核查东莞金富有关进口设备资料而使得该走私案浮出水面。

        2011年10月28日,陈菲在北京被抓获。

        2012年,陈金培以走私罪名被东莞市中级人民法院依法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而陈菲则因还涉及多起走私逃税案件,被判处有期徒刑14年。

        2016年,已经将所有压盖机业务重组并入金富科技之后便旋即进行股份制改制,也由此启动了IPO之路。

        有犯罪前科的实控人陈金培也在此时选择“退居幕后”,在其妻陈婉如匆匆过渡董事长一职之后,时年26岁的陈姗姗被推至了金富科技董事长兼总经理一职。

        据金富科技此次披露的招股书显示,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金富科技的主要设备一共有19台,其中18台皆为压盖机。

        2)大客户依赖难解

        以“科技”命名的金富科技实际上就是一家主要生产矿泉水瓶盖的企业,那一个个日常常见于矿泉水瓶上的或白色或蓝色的塑料小盖子,让很多人意想不到,在金富科技手里其毛利率竟会最高达到近40%。

        据金富科技此次IPO有关申报材料显示,2016年度、2017年度和2018年度,其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37.59%、33.20%和29.67%。其中占其营收九成以上的塑料防盗瓶盖业务,2016年至2018年度中,毛利率则分别为38.22%、33.56%和29.80%。

        然而,虽然金富科技综合毛利率在近三年中已经出现逐步下滑,但在同行业可比公司中,其毛利率依然是大幅高于同行。

        在同行业可比企业中,如珠江中富、紫江企业、宏全国际等近三年综合毛利率最高也仅在20%左右,至2018年,上述企业综合毛利率则已经普遍下跌至18%左右。

        此次金富科技IPO最大的隐患之一,还在于其所涉及的大客户依赖的难题。

        同样据其IPO申请材料中透露的相关数据显示,2016年—2018年,金富科技对前五大客户的合计销售金额分别为 4.14亿元、4.59亿元和5.16元,占其当年营收比例分别达到为90.73%、92.13%和90.74%,尤其是对第一大客户——华润怡宝的销售收入,多年来一直皆在50%之上。

        早前由证监会公布的IPO51条问答指引明确指出,发行人来自单一大客户主营业务收入或毛利贡献占比超过50%以上的,原则上应认定为对该单一大客户存在重大依赖,特别是关注在扣除该等客户集中的经营业绩后发行人是否仍然符合发行条件。对于发行人由于下游客户的行业分布集中而导致的客户集中具备合理性的特殊行业(电力、电网、电信、石油、银行、军工等行业),详细解释行业特殊性和合理性,不构成障碍。

        2016年与2017年间,金富科技来自华润怡宝的营收分别为2.67亿元、2.57亿元,分别占当年公司营业收入的比例为58.45%、51.70%。

        或为了规避被判定为大客户依赖,2018年,金富科技将来自华润怡宝的营收“控制”在了2.7亿元,刚好约占当年总营收的47.47%。

        虽然在2018年其表面上摆脱了营收占比50%的大客户依赖红线,但华润怡宝对其销售远超其他客户收入的占比,依然让其难脱大客户依赖的嫌疑(排在华润怡宝其后的第二大客户,销售占比则在26%左右,约为华润怡宝的一半)。

        “如果公司主要客户未来需求变化或其自身原因导致对公司产品的采购需求下降,更或是转向其他塑料瓶盖供应商,这也将对其的经营产生不利影响。”在金富科技招股书中,企业承认存在大客户依赖对其存在的风险。

        也正是存在大客户依赖的实质,并由此引发的在议价、定价中话语权的缺失,也造成了当原料价格上涨时,金富科技难以向下游转嫁成本的尴尬。

        金富科技承认,近三年来公司毛利率不断下滑,从2016年的近40%已经下滑至2018年跌破30%,其中重要的原因则是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导致。其2016年至2018年,主营业务收入的年均复合增长率为11.03%,而其主营业务成本的年均复合增长率达到17.86%。

        最后要指出的是,该次金富科技IPO的中介投行保荐人为国内知名投行中信证券,但在招股书中,资历与经验丰富的大投行依然出现了乌龙与瑕疵。

        金富科技号称拥有89项专利权,其早期有一项重要的发明专利——长效抗菌塑料容器盖及其制造方式,专利号为ZL200410027531.6,但据金富科技披露的招股书显示,该专利的申请日为2014年6月9日,但该专利的授权公告日的日期却是在此6年前的2008年7月16日。若按照其招股书披露的时间,该重要发明专利在申请专利的六年前就已经获得了专利授权。

电鳗快报


1.本站遵循行业规范,任何转载的稿件都会明确标注作者和来源;2.本站的原创文章,请转载时务必注明文章作者和来源,不尊重原创的行为我们将追究责任;3.作者投稿可能会经我们编辑修改或补充。

相关新闻

信息产业部备案/许可证编号: 京ICP备17002173号-2  电鳗快报2013-2019 www.dmkb.net

  

电话咨询

关于电鳗快报

关注我们